司法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风采 >> 稿件

律师签约成社区法治专员,深入居委当起“老娘舅”
2018年11月15日 09:07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20世纪60年代,浙江诸暨市枫桥镇干部群众在实践中创造出“小事情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地化解”的“枫桥经验”。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15周年。

  作为超大型城市,上海体现出人口密度大、流动性大,老龄化程度高、外来人口比例高等鲜明特征。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的产业结构、城乡布局、居住空间等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如何直面“时代之问、大城之需、人民之盼”,是大城治理需要破解的大课题。

  2013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连续五年参加全国人大上海代表团审议,明确指出“创新社会治理,核心是人,重心在城乡社区,关键是体制创新”,“希望上海努力走出一条符合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会治理新路子”。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多路寻访,记录新时代“枫桥经验”在上海的创新实践。

  因质疑公共收益未存入维修资金专用账户等问题而对业委会产生不满,上海市杨浦区某小区业主在相关政府部门法定程序尚未走完、缺少指导的前提下,自行召开业主大会,罢免了原业委会主任。

  谈起这宗一年多前的业委会换届纠纷,杨浦区司法局局长陆静仍记忆犹新。一边是临时业主大会的召开在程序上“先斩后奏”不符合法定条件,另一边是小区大部分业主与原业委会分歧重重,如何向业主解释会议及其决议无效变得异常艰难。

  眼看矛盾逐渐升级,上海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桂喜临危介入。两天后,一份长达30页的详细法律意见书出炉,让僵持的局面得到缓和。之后的四个月内,在与居民的10多次会谈中,王桂喜不厌其烦地解释程序,耐心说服每一位居民代表,并提出了“搁置争议,重新启动新一届业委会换届改选程序”的折衷方案,化解了两方矛盾。

  在杨浦区,和王桂喜一样参与到社区纠纷化解的律师还有157名。从2016年开始,他们有了新身份——社区法治专员。

  建立机制:区司法局、街道和社会组织三方协同

  杨浦区,地处上海中心城区东北部,是上海的老工业区,遗留下很多落成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公房。随着社会发展,居民群众法治保障需求越来越强、基层依法治理任务越来越重,但在社区层面,专业化的法律人才却相对短缺。

  2016年,杨浦区司法局在辖区内的长白街道率先试点,请来执业律师坐镇基层,为居民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为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贡献法治力量。陆静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此之前,上海的社区也有法律顾问,因为是倡导性的志愿服务性质,组织上比较松散,人员构成上也比较多元,没有标准化的工作要求,更没有强有力的机制保障,与新时代特大型城市发展面临新矛盾新问题明显不很匹配,与推进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的要求显现出不均衡不充分。

  经过两年的探索,目前,杨浦区已经基本建成了司法局、街道和社会组织三方协同的“社区法治专员”制度,即按照政府购买服务程序遴选社会组织,由司法局作为甲方与街道和社会组织签订三方合同,项目经费再以补贴的方式支付给从事法律工作的社会组织,社会组织协调分配法治专员,为社区提供专业化的法律咨询、调解纠纷等服务。同时,杨浦区司法局还建立了工作绩效的评价考核体系,作为下一轮是否续约的重要参考。

  据陆静介绍,法治专员每个月至少需要提供两次社区服务,总时长不低于8小时。按照规定,法治专员有提供法律咨询、提出法律意见、化解涉法矛盾、指导法治实践等九项具体职责。在社区服务过程中,法治专员根据需要可以列席居委会的相关会议,参与起草、审议社区工作的文件、决议和方案,并协助解决涉及法律诉讼的问题。

  截止目前,杨浦区已有158名正式签约的社区法治专员,做到了每个居委会至少配备一名社区法治专员。

  2017年以来,杨浦区社区法治专员累计举办法治讲座584场,为居民解答法律咨询6032件,参与纠纷调解224件。与此同时,在社区法治专员的参与下,各居委会累计起草、审核居民公约76件、自治章程99件,法律意见书30件。

  破解管理痛点,解决社区老大难问题

  在陆静看来,社区法治专员给基层居委会的管理与自治工作提供了法治保障,真正做到在基层发现矛盾、化解矛盾,防患于未然。

  停车位之争一直是老旧的安图社区的老大难问题,因为停车位紧缺,不少车辆直接停放在小区道路两侧,导致消防通道变窄,有些贪图便利的居民甚至直接将车子开上了绿化带,更有居民为了争抢车位而恶语相向。

  小区里曾有一位老人突发疾病,前来救命的救护车却被小区道路两侧的私家车挡住了,急救医生最终只能扛着担架跑进小区。

  如何妥善解决小区车位纠纷,成了安图社区干部的心头大石。

  安图社区的法治专员林卫知晓此事后,搜集材料起草了一份《幸福安图——小区停车位改造计划建议书》,并向居委书记提出,停车位改造涉及到每家每户的利益,需要由居民自己说了算。

  居委会听取了林卫的建议,开始在小区内征询意见:张贴资料、三次召集居民代表开展民意听证会,针对林卫起草的改建计划书进行讨论与修改。针对个别担心小区改造停车位会破坏绿化的问题,林卫与居委干部一起向居民解析改造方案,在改造时充分利用裸露的空地铺设透水砖种草。

  大半年的改造结束,安图社区停车位增加的同时,绿化景观不但没有减少,立面景观更加协调,小区的消防通道也畅通了。居民吴阿姨说,原以为改造停车位是要破坏绿化,自己是不同意的,而今,原先被车子碾压过的绿化带都种上了新的灌木草皮,“生命通道”也打开了,她和居民们都感到由衷的满意。

  “在社区治理中诸如环境治理、物业管理、邻里纠纷等难点痛点,法治专员不仅可以拿出具体建议,还可以把个案经验总结升华为社区管理制度机制,把矛盾真正化解在基层,这也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实践。”陆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