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传真

当前位置:首页 >> 警方传真 >> 稿件

有汗不能擦 连哈口气都不行!
2020年8月17日 10:41  来源:上海法治报   

  连日来,上海的温度居高不下,面对热浪,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法医吴瑕却要顶着烈日穿梭在杨浦的大街小巷中,哪里有案情,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吴瑕也是目前上海市公安局仅有的两名女法医之一。日前,记者跟随她的脚步,体验了烈日下取证的炙烤之旅。

  下午2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吴瑕接到出警电话,辖区内定海街道中联村一辆非机动车的电瓶被盗,需要立刻赶往现场取证。挂下电话,吴瑕立刻起身,拎起十多斤重的勘查箱,和痕检科搭档驱车前往现场。案发现场位于一个即将拆迁的城中村内,道路狭窄蜿蜒,两人决定将车停在弄堂入口,走去现场,很快就看到的车主的身影与他身旁的电瓶车。吴瑕并不急着立刻开始取证,而是站在不远处仔细观察现场的情况,随后她打开勘查箱,穿上“三件套”。依次把手套、头套、鞋套穿戴好后,吴瑕开始了取证。

  她拿出棉签,小心翼翼在电瓶车上剐蹭,随后将棉签放回采样盒中,并记录好详细信息。烈日当空,吴瑕的脸不一会就晒得通红,头套内的头发也被汗水湿透,塑胶手套内已经可见汗水的痕渍。豆大的汗珠正顺着额头往下流,她却不能擦汗,任由汗水流进眼睛里。为了不污染现场,避免在物证上留下自己的生物痕迹,对法医来说,流汗也千万不能用手去擦。

  “别说一滴汗,连哈一口气都不行。”吴瑕告诉记者,在工作过程中,要保持高度谨慎,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能碰到物证。今天的案子比较简单,因此她只穿戴上简单的“三件套”与口罩,碰上情况复杂的,她就要穿上厚厚的防化服。

  不过一刻钟,记者在烈日下就已经晒得头晕眼花,而对吴瑕来说,越是炎热的天气,就越要保持冷静谨慎,加紧做好取证的工作。“夏天就是法医的‘灾难’!”吴瑕感叹道。由于气温高,生物物证变质快,她必须得抓紧时间提取。“夏天我们连很多简单的测试做不了的情况,只能通过其他更繁琐的办法进行检测。”

  半小时过去了,吴瑕的工作终于完成,此时她的上衣早已被汗水湿透。脱下手套,一串汗珠顺流而下。而这,只是她一天忙碌工作的一小部分。出现场取证的工作,吴瑕与同事轮班,每人值守一天24小时,从早上8点半到第二天早上,平均一天要出6个现场,相比今天下午不到一小时的取证,大部分出现场的工作需要耗费2小时左右。往往是刚出完现场回到警局放下提取的物证,就要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现场。日晒雨淋都是家常便饭,即便是在室内的取证工作,也并不简单。“现场物品、环境要保持原封不动,尤其是命案现场,哪怕再热,有空调也绝对不能使用。”